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富娱乐app >

大耳窿拋漆彈汽油彈 弟欠債害慘姐姐

发布时间:2018-04-02| 来源:未知 |

黃寶珠(左起)在魏木榮的陪同下,召開記者會,並出示大耳窿幹案過程的照片及報案紙,要求大耳窿不要再上門騷擾。

(大山腳2日訊)青年疑欠債,令姐姐一家當災,半年內被大耳窿狠拋5次紅漆彈及一次汽油彈威脅!

女事主黃寶珠(45歲,家庭主婦)一家七口有感性命受威脅,日前向馬華檳州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魏木榮求助,並在雙親的陪同下,今日召開記者會揭發此事。

飽受大耳窿騷擾日夜難安的黃寶珠,與丈夫林喜財(50歲)育有5名年齡介于9歲至24歲的孩子,一家七口住在麗華納花園的雙層排屋;林喜財去年10月6日下午接到一通來電,指妻舅(妻子的弟弟)黃來福(44歲)欠債1萬7000令吉,恫言“如果不還錢,我就要做事。”

魏木榮說,相信是同一組大耳窿的“手下”,從去年10月9日至今年3月30日,在凌晨時分向黃寶珠一家拋5次紅漆彈,3月30日更拋汽油彈,所幸下午事發時及時發現,否則凌晨幹案,后果不堪設想。

(本報記者羅健傑攝)

已第3度來潑漆

“阿窿首次潑漆后,隔天就聯繫事主的父親黃文藝(68歲)要求還錢,但后者當時指阿窿應向其兒子(女事主的弟弟黃來福)討債,隨后阿窿第二次到來潑漆時,再上鎖事主家的籬笆門。”

魏木榮說,大耳窿第三度再來潑漆后,女事主曾于去年10月27日通過本地報章刊登與疑欠債的弟弟脫離關係的啟事,但大耳窿依然上門騷擾,直到今年3月30日最后一次。

黃寶珠在記者會上要求大耳窿停止上門騷擾,所謂冤有頭,債有主,畢竟欠債者並不是他們一家人,阿窿應找欠債者討債。。

“我們沒有欠下任何人錢,要討債的人應該要找真正欠債者,而我們是無辜的。”

記者會上,女事主的母親林容彩(60歲,麵檔小販)也有出席。

事主住家的電眼,拍到大耳窿下午騎摩哆到來拋汽油彈(右上角)。

大耳窿向事主的住家,拋汽油彈后引起小火患的過程,被電眼拍下。

阿窿不現身有古怪?

真欠債,還是有古怪?

魏木榮指出此案疑點說,大耳窿今年3月28日凌晨4時第5度上門潑漆后,當天晚上7時曾致電事主的父親,稱其兒子騙錢1萬7000令吉。

“這名父親當時指願償還1萬令吉,並問阿窿能不能接受?阿窿關電話約20分鐘后再來電,指不能接受。”

魏木榮說,整件事存疑在于大耳窿只要求該筆債款匯入銀行戶頭,而不是出來面談交涉;盡管該父親最后沒有把錢匯入,但他懷疑此案是否有串通的內情?更何況,弟弟就住在姐姐家附近,討債者理應知道。

黃寶珠稱與弟弟鮮少來往,也不知對方近況,自脫離關係后沒再聯繫。

黃文藝透露,他們一家對兒子有無欠債不知情,過去他曾聯繫過兒子一次,要求兒子出面解決問題,兒子只是說“會去安排”。

電眼拍到大耳窿在凌晨時分,向事主住家拋紅漆彈。

(翻攝自閉路電視)

魏木榮:願助黃來福解決問題

魏木榮希望黃來福在新聞見報后,能主動現身或聯絡他,他樂意提供協助以解決問題。

“1萬7000令吉並不是很大的數目,如果債主願意,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,不需要拋汽油彈燒屋子。”

他認為,大耳窿第6次騷擾時是拋汽油彈,令女事主一家性命受威脅,故警方應採取更嚴厲的行動,馬上逮捕拋汽油彈人士;據他了解,至目前還未有相關人士落網,但警方已歸類此案為刑事案件。

女事主黃寶珠的丈夫,在過去6次大耳窿上門騷擾后,都有第一時間到警局報案。過去5次拋紅漆彈及1次汽油彈的過程,都有被事主住家的電眼拍下過程;但幹案者戴口罩造案,故無法看清樣貌。

造案者最后一次被攝下的視頻顯示,他們拋汽油彈后,庭院頓時燃起大火,幸及時被事主家人以滅火器撲滅。

本文是由财富娱乐网转载而来,如有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管理员联系,我们会积极配合删除!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.